当前位置:主页 > S城生活 >《主妇的午后时光》/苹果教我的事:那种光芒,必是出于爱的力量

《主妇的午后时光》/苹果教我的事:那种光芒,必是出于爱的力量

2020-06-10284

《主妇的午后时光》/苹果教我的事:那种光芒,必是出于爱的力量

我与艺堂、宛芳、小欧来到了苹果的家,她刚结婚几年,屋内房门上的「囍」字还没拆下,家居整理得十分乾净、整洁,屋内的一切看得出来都经过挑选,鲜少看见杂物。她在阳台栽种香草植物,盆栽摆设也有秩序。

屋内原有一扇门紧闭着,我听闻是书房,出于出版人的好奇,便央求苹果让我们参观,原本以为会看见凌乱不堪的场景,但门一推开,书房内一样井然有序,只见书架上满满都是法律相关书籍,原来她曾在法院服务,前几个月才决定辞职,协助同是法律专业的老公创业,同时投注更多时间在自己锺爱的烹饪上。

理解苹果的职业背景后,我才理解自己一进门便感受到的「空间的秩序」,原来是苹果夫妻对于「逻辑」的具体呈现。而对于逻辑的重视,也体现于苹果的炒饭之中。炒饭的时候,她手里拿着锅铲,慢慢地刷、切米饭。

「这不像炒饭,比较像在刷饭。」我说。

「这样子铲米粒才会粒粒分明,不然会黏在一起。我刚加进去的是综合坚果,它含天然油脂,可以取代油的用量。我们家一瓶油可以用很久,买最小瓶一年也都用不完。」苹果说话时,眼角总带着笑意,是很讨人喜欢的亲切女孩。

「妳火都用很小,瓦斯应该也很省。」

「对,我通常都用中小火,大火容易烧焦,火太大平底锅也容易坏掉。」

用平底锅做菜,油只用一点点,火只开到中小,手中的锅铲则是轻轻慢慢地在食材中翻搅,苹果做菜的手法很不一样,看似步调缓慢的新手,心底其实很明确。

今天,她为我们準备了两道炒饭,分别是「高丽菜捲凤梨蛋炒饭」与「西瓜蛋炒饭」,前者将凤梨蛋炒饭用高丽菜捲起再煎过,后者则是透过精选食材与特製过程,模拟出西瓜的层次,两者在视觉上都是新鲜体验,更重要的是,吃起来的滋味都好。

创意蛋炒饭的起点,来自对先生体贴的心意。「老公的工作压力满大的,所以他点的菜,我都会做点小变化,让他吃起来有惊喜感。有一次他说想吃凤梨蛋炒饭,我想到可以把炒饭捲在高丽菜里面,这样他就能多吃一种蔬菜,于是就做出来了。」

「妳是什幺时候开始做菜的?」

「唸研究所时,我去奥地利当交换学生,那里物价太高,为了省钱才开始自己煮。出发之前,我从来没有做过菜,因为我奶奶和我妈很会煮菜,为了安全,从来不让我碰锅碗瓢盆,我顶多只能当小帮手,拿个酱油之类的。」

在奥地利第一次做的料理,并非蛋炒饭也不是留学生活常见的滷肉,而是蛋饼。「小时候放学回家肚子饿,我妈都会煎蛋饼给我吃,是那种古早味的蛋饼,把麵粉和葱打一打,然后再加蛋去煎,软软的,很好吃。」

为什幺煎蛋饼?一样,是源自对他人的体贴。苹果在当地的室友是奥地利人,每天早上起床便习惯打开冰箱拿冰牛奶或冰柳橙汁,然后配上吐司和火腿罐头吃。虽然这是很多外国人习惯的早餐形式,但苹果总觉得少了点温度。「我早餐喜欢吃热的,所以如果我有做早餐我都会顺便做她的,而第一次做给她吃的就是蛋饼。」

做菜的欢喜来自于分享,不过要把菜做得好吃,或许需要更多思考。「我从小就很爱吃,吃的时候都会思考做法。在奥地利的时候,假设我想吃麻酱麵,我就会思考它的味道,去推估里头会有那些食材,试着做出来。」苹果说完,我想到物品被某种光线照射到,便立刻解体还原成最初模样的科幻电影场景。

然而,味道不仅是思考,更需要实地体验。「我小时候很爱闻东西,连袜子都会拿起来闻,我妈很受不了我!」说完,苹果害羞地笑了起来。

「妳有想过为什幺这幺喜欢闻味道吗?」

「应该是觉得好奇。」

「现在还会吗?」

「会,这样其实满好的,可以知道蛋有没有臭掉或是肉是不是新鲜。」

「小时候,妈妈完全没教妳做菜吗?」

「没有,厨房完全不是我的地盘,小孩子不可以进来,我妈是这样说的,所以出国前完全没有机会下厨。我妈认为小孩子就是把书读好,不要花时间在这上面。」

我常想,传统一辈的父母亲对于子女怀抱着爱,但往往因为不善沟通而变得彆扭,有时甚至让儿女不解,造成双方摩擦。家长与孩子之间最大的冲突点,除了自立,往往便是择偶。

「我妈说我上了大学才可以交男朋友,等我上了大学,她又说考上司法官才能交男朋友,所以我高中和大学都偷偷交了。反而是我二十五到三十岁时一直没有男朋友,她又很担心,甚至安排了几场相亲。」苹果说完,我们都笑了,毕竟我们或多或少都遭遇或听闻过相同的质问。果真在某些状况下,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。

苹果与先生的相遇,发生在法院。他们两人同时笔试、面试,苹果面试完要离开时,先生前来询问刚才考试委员问了什幺,苹果照实回答后,先生告诉她:「妳很漂亮。」

「我那时刚经历过一段很糟糕的恋情,一听到有人觉得我很漂亮,就很感动。」先生是情感表达很直接的人,在两人顺利就职后便展开热烈的追求。

「那他怎幺跟妳求婚?」

「有一次,我们全副武装去台中爬山,背着好多重的东西,爬到一半后决定先野炊。我在準备料理的时候,他说他很热要去换衣服,后来他出来,我还在低头切肉,他便叫我不要再切了,然后说出:『妳愿意嫁给我吗?』我抬头看,他竟然换好一身西装。原来他的登山包里偷藏了一套西装。我哭得唏哩哗啦,就这样答应了。因为这一段感情可以结婚,实在非常困难。」

后来,我们一边吃着炒饭,一边听苹果聊起两人经历的难关,我想起那些家庭中因爱而生也因爱而化解的为难,理解了这一切终究无法躲避,必须耐心以对。

今年三月份,苹果决定离开法院的工作,思索接下来的人生规划。

「记得我先生曾跟我说,他发现我在做菜时整个人都在发亮,无论是讲到、想到或是去买菜时都很开心,所以我决定,接下来要好好为了自己,不为别人,去做这一件自己喜欢、想要的事情。」

我们吃着苹果精心烹製的创意蛋炒饭,默默认定她做了正确的决定,为她开心。